文/子曰少怀(首发于:八卦历史课)

今年的中秋节有点调皮,夹在十一长假的正中间,不早不晚,卡点刚好,堂堂正正多挤出了一天假期,真是干得漂亮!按照习俗,每到中秋之前,家家单位发月饼,户户人家送月饼,吃月饼,走亲戚,话团圆,月饼和中秋已经变成了一对难舍难分的CP,而且这对CP的关系还是“老铁”,月饼成为中秋标配的历史少说也有八百年了。

广式月饼

据说,早在殷商时期,在江浙一带就出现了月饼的爷爷的爷爷的太爷爷“太师饼”(纪念太师闻仲)。不过这只是传说,事实上,至少在唐以前,人们还傻傻分不清饼的概念,而是统一把各种面食小吃叫做饼。比如把面条叫做汤饼,把馒头叫做蒸饼,把饺子叫作煮饼,把凉面叫做溲饼。

后来北方草原民族的面食传入,又被叫做“胡饼”,这才慢慢开始有了我们今天月饼的摸样。

古时不识饼,板起大饼脸

说是唐高祖年间,大将军李靖征讨匈奴凯旋归来,向皇帝进献了一种从吐蕃商人处得来的胡饼。那时正好的是八月十五,李渊心情很好,拿出圆圆的胡饼,对着空中的月亮笑着说:“应将胡饼邀蟾蜍”(蟾蜍:我来了,饼呢?)然后李渊把饼分给了群臣品尝,于是就有了中秋节吃饼的习俗。

这个故事充其量只能说明胡饼和圆月的形状相似而已,却不见得月饼和中秋有啥必然联系。事实上,月饼一词,直到南宋时才诞生。在南宋吴自牧的《梦梁录》中,月饼是和其他饼同时存在的常备饼食,“四时皆有,任便索唤”,和中秋节依然没什么关联。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秋节“团圆”涵义,确实是在宋朝就已经成形了的,最典型的就是苏东坡的那首《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事实上,关于中秋节吃月饼有明确关联的记载,目前发现最早的,是明朝的《西湖游览志会》:

“八月十五谓之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遗,取团圆之意。”

同时,在明代史学家沈榜也在《宛署杂记》中也记载了当时中秋送月饼的盛况:“造面饼相遗,大小不等。饼中以果为馅,巧名异状,有一饼值数百钱者。”月饼的样式日渐丰富,起酥和提浆也进一步得到了广泛运用。

苏式月饼

而月饼之所以形成现在苏式月饼和广式月饼两大巨头并立的格局,主要是定型于清朝中晚期的两大代表性企业(商号)。

乾隆三十八年(1733年),代表苏式月饼的“稻香村”创立,迅速风靡北方各大城市,月饼也开始走向全国成为全民小吃。在这个过程中,广式月饼也起来了。光绪十五年(1889年),广州一家糕饼店“莲香楼”开业,其生产的莲蓉月饼得到大众的普遍喜爱。趁着广州城市和粤菜的兴起,迅速风靡开来,和“南店北开”的稻香村形成南北鼎足之势。

除此之外,月饼界还有三只独角兽:京式、滇式和潮式月饼。京式月饼结合了苏式的“翻毛”和广式的提浆,主要流行于京津冀地区。滇式月饼在云南,云腿系月饼和鲜花月饼是其中的翘楚。至于潮式月饼,虽然常常被归入广式月饼的范畴,但其实旗帜鲜明,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潮式月饼往往还有苏式月饼那样的酥皮。

鲜花月饼

除了苏式、广式、京式、滇式和潮式五大派之外,月饼江湖中还有徽式、衢式、晋式、平式、丰镇月饼等其他小门小派,各有千秋。

同时,新千年又兴起了一股新势力,比如榨菜肉月饼、冰皮月饼、冰淇淋月饼、腐乳月饼等等,这些月饼裹挟着商家营销,也曾煊赫一时,有些至今仍然留存,慢慢被人们认可,成为月饼谱系里更加年轻化的代表。

冰皮月饼

月饼,这种中国所独有的传统美食,凭借着极强的包容性(面皮怎么做都行,馅料加什么都可),既传承着沉厚的历史文化,又不断地融合创新。无疑,在中华美食的江湖中,它将长久地占据一席之地。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