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是我们最熟悉的一种为了克服天然障碍,便利民生通行而被人类建造的构筑物,也是最古老和最具实用价值的活动产物。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我们的桥梁变得越来越美观,其兼具的特性更往往不只是实用而已。

世界上最早的桥梁遗迹在小亚细亚一带被考古学家发掘出来,据测定,其年份大约是公元前6000~公元前4000之间,而我国也曾于1954年于西安半坡村挖出过公元前4000年左右的桥梁遗迹,这都证明了早在新石器时期,我们人类的祖先—智人,经过对于环境的观察,已经拥有了建筑桥梁的技术。


当然了,碍于资源问题,古代的桥梁多是用木、石、滕、竹之类简单快捷,方便取材的植物躯干用来建造,直到铁器出现以后很久,人类才懂得如何使用铁链吊桥克服深涧或者洪流这种更加恶劣的自然环境。

但是这并不代表古人没有办法制造大型桥梁用以克服更加宽大的江河。在公元前1184年左右,我国的能工巧匠们便已经在渭河上建造过大型的浮桥。—《诗经·大雅·大明》记载:“亲迎于渭,造舟为梁”。

浮桥就是用水箱或者船只在水面上排列组合而成的桥,它不仅建造起来简单快捷,而且可以轻松的跨越广阔的江面,所以在公元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浮桥备受推崇。公元35年,长江上出现了第一座浮桥,此后因为战事需求,浮桥成了那个动乱时期的重要交通要塞。直到春秋时期,用木桩做基础,以木石为主梁的多孔桩柱式桥梁才在黄河流域盛行起来。

在古代桥梁史中,特别值得骄傲的就是早在唐朝中期,我国就拥有了建造铁链吊桥的技术,而西方国家比我们晚了近千年时间,直到16世纪才开始建造铁链吊桥,这不得不佩服我国古代的能工巧匠们。

不过木桥终究很难抵御洪水或者蛀虫还有年久失修,霉烂能不可抗力的危害,所以我国几千年来修建最多的还数石桥。据史料记载,我国在秦汉时期便已经开始广泛的使用石梁桥。比如我国现存最早的跨海梁式大石桥—洛阳桥,其于北宋皇祐五年至嘉祐四年(1053~1059年)由泉州知州蔡襄主持修造。它不仅工程浩大,结构复杂,更是世界桥梁筏形基础的开端。

而同样位于福建漳州的虎渡桥,它的某些石梁长达23.7米,单根的长宽分别为1.9米和1.7米,重达200多吨,而它的建造年份居然是1240年。由此足以可见我国古代桥梁远远走在世界桥梁技术的前列。要知道,大名鼎鼎的敞肩拱桥—赵州桥,欧洲国家直到19世纪中叶才出现,足足比我国晚了一千两百多年时间。而大明鼎鼎的伦敦地标,开合式的泰晤士桥建造于1886年,我国的湘子桥却早在1169年便已经开建。当然这里比的不是开合的方式和技术,毕竟中间700余年的技术和历史无法对比,而是桥梁功能和构想之间的对比。

当然了,作为当时的技术大国,我国早在明朝时期就将一应造桥技术传到日本,造福了那个多河多雨的岛国,为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和促进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国古代的桥梁建筑,无论是在实用功能上,在施工技巧上,在文化艺术上都曾行走在世界桥梁史的先端,为整个桥梁的文化建设填补着永恒的光辉。随着科技的发展,新材料,新的施工技术毕定要成为桥梁建设最坚实的基础。

我国古代的桥梁技术,无论是在艺术形态、施工技艺、数量和质量上都遥遥领先于同时代的西方国家,更别提文化底蕴和历史沉淀上了,为世界古桥梁史贡献了灿烂的篇章。

然而,封建社会的长期统治,近代工业的艰难发展,当初发达国家的经济技术封锁,使得我国的桥梁技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随着工业进步,新式交通工具不断被推出,对桥梁建设的技术和材料都提出了苛刻的条件,以至于那个时代的桥梁建筑方面多是外国投资、国外设计、外商承包,祖国山河上的运输命脉居然大部分掌握在别人手里。

等所有战争平息之后,留给我们的仅剩一些年久失修的破旧桥梁,不管是维护成本还是修缮成本都异常高昂,而我国的造桥技术此时却已经落后了发达国家一大截。培养一支强大的工程队伍和拥有我国自己的桥梁建设标准迫在眉睫。而这些,最早都需要跟发达国家学习。

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在前苏联专家的帮忙下顺利建成。他是长江上第一座大桥,也是我国修建大跨度钢桥技术的新起点,为我国的近代造桥技术积累了不可估量的经验。仅仅十二年之后,我国自主设计、制造和施工的南京长江大桥通车,这座里程碑式现代高强钢材大型桥梁的落成,标准着我国的钢桥建设水平已经逼近当时世界的先进水平。

随之而来的就是我国的桥梁建设开始遍地开花,在当时的成昆铁路上,传统钢桥突破新的技术,构件链接从老旧的铆接过渡到新型的焊接技术,优质低合金钢材的加入亦为我国近代钢桥的建设做了巨大的贡献。除去钢桥以外,1971年,我国采用先进的平衡悬臂施工法建成了福建乌龙江大桥,这座主孔3*114m的大跨径预应力T型钢构桥梁,是预应力混凝土桥梁建设里程碑式的代表,而该施工技术也是当今世界最主流的桥梁施工工艺。

如果说预应力混凝土桥梁是中等跨径无可争议的王者,那么现代斜拉桥就是跨海(大跨径)桥梁中绝对的霸主。自60年代中期前联邦德国建成世界上第一座斜拉桥之后,它便迅速的受到了全世界桥梁工程师的欢迎。虽然我国在该方面发展比较晚,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建成第一座钢斜拉桥,但是我国斜拉桥的建设速度却遥遥领先于当今世界水平,不断刷新世界纪录。据资料显示,如今我国的斜拉桥建设量已占了世界总共的三分之一,苏通大桥1088米的跨径,青岛海湾大桥的最长跨海大桥,都足以傲视世界斜拉桥建桥技术。

而一直作为我国传统桥梁技术中的拱桥技术,自古代起,就是华夏民族的骄傲。在建国初期,桥梁工程师们就发扬了我国建造拱桥的优良传统,在祖国各地修建了各式各样既美观又经济的石拱桥。之后随着钢筋混泥土等现代材料的加入,以型钢或者钢管混泥土作为骨架,再加上混凝土修建而成的新型钢筋混凝土拱桥,为大跨径拱桥提供了足够的技术支持,1997年建造的重庆万县长江公铁大桥,便创下了世界上跨径和规模最大的钢筋混凝土拱桥之最。

只是虽然我国的桥梁建设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但是多数工艺还是向发达国家学习的。特别是在创造新的材料、技术、工艺和理论方面,一直都落后于发达国家,这里除了桥梁的建筑技术是所有建筑中难度最大的原因以外,桥梁技术专利的复杂、申请困难、保护匮乏也是一方面的因素。而民营路桥公司虽然数量在不断壮大,高级工程师队伍在不断扩大,但是主流的还是掌握在经济雄厚的国营企业手中,难以造成我国路桥企业百花齐放的局面。

如今建设社会主义新国家,不断深入贯彻国家科学发展观,为我国的社会主义作贡献,努力建设社会主义,实现整体奔小康的全民热潮之下,桥梁建设更是成为了重中之重,我国的桥梁工程必定会从桥梁建设大国向建设强国迈进,为共建社会主义写下新的篇章。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