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多雨夏季的到来,洪涝开始变成新一轮迫在眉睫的灾难。而今年入梅以来的第四次强降雨,使得地处长江和汉水交汇之地的武汉市成为一片泽国,全城瘫痪。洪灾形势异常严峻,全民投入的抗灾救灾也同样牵动着所有关心人的目光。然而对于此次的武汉特大洪水,开始有民众质疑武汉排水系统之弱以及三峡水电站调节水涝的能力不足,至少对于当今这个科技相对发达,应对各种灾难能力已经大幅提升的时代来说,作为资源丰富的省会城市—武汉,面对洪灾时城市本身抗洪能力的严重不足,成为了众多网名的吐槽点。所以要辨别今时今日的现代化城市排水系统是否真如网友所说的不堪一击,作为一个专职历史的自媒体,要辨别武汉特大洪水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首先来看一下古代的城市是如何预防洪灾的吧。


一:大型水利工程

大型水利工程,想必是所有人最熟悉的,也承担着最主要的抗洪功能,比如在这次武汉特大洪水中被某些网友所喷的“三峡水电站”。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三峡水电站最初的工程项目是在1919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之二—实业计划》所中提出的,并在之后拟利用美国贷款修建,之后因为战乱,经济等原因一直搁浅,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88年,国务院召集张光斗、陆佑楣等412名水利工程师组成的专家团进行实地考察和研究,最后提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更有利“的意见。当然,本职作为一名路桥工程师的小编,其实也是支持这个项目的。如果读者有什么疑问的话,请继续往下看。

凡立国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因天材,就地利。—春秋•《管子•乘马》
故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而择地形之肥饶者,乡山左右,经水若泽,内为落渠之泻,因大川而注焉。—春秋•《管子•度地》

武汉作为长江和汉水的交汇之地,自古水系发达,江河纵横,水域面积更是占全市面积四分之一,这点非常符合古人对于“国都”(既城市)的选址原则。相较于当代来说,科技和生产力低下的古代,取水方便这个条件的诱惑力远胜于其洪涝所能带来的威胁。

所以自古以来,城市的排水问题就得到了相当充足的重视,作为调节能力最强的大型水利工程自然是首当其冲,比如我们所熟知的都江堰。都江堰位于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每年雨季,当岷江与其他支流水系汇集,都会给“天府之国”造成严重的洪灾;雨水过后,因为没有蓄水工程,成都平原又成了干旱之地。于是公元前256年,秦国蜀郡太守李冰和他的儿子,在实地考察之后,吸取了前人的治水经验,发动民众,修建了如今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都江堰。

除去分流截支,造福天府之国两千多年的都江堰以外,我国比较有名的大型水利工程还有安徽省寿县—芍陂(公元前598-公元前591年)、陕西泾阳—郑国渠(公元前246年),广西兴安—灵渠(公元前214年)和之前三观君曾独立开篇撰写的京杭大运河。

这些水利工程或是因为军事需要,或是用于航运疏导,抑或是为了调节水利,但是不管其初衷是否只是为了防洪,都组成了我国古代城市抗洪的第一道防线,正所谓,“淹不淹,看大坝”。比如在98年特大洪水事件中,湖北洪涝严重,省政府请示中央是否开启荆江分洪区,以缓水情。但是在温家宝副总理的坚持下,荆江分洪区北闸始终没有开启,同时也保住了分洪区921.34平方公里的大地。而荆江大堤的坚持,九江大堤的快速合拢,同样保住了江汉平原、武汉三镇的大片人民。此刻虽然读起来有似轻描淡写,但在当时却是争分夺秒,惊险万分的事。

二:护城河和防洪堤

不管如何庞大的水利系统,都只能阻止一定的水量,这是一个能阻则已,阻挡不了反而会成为最大威胁的工程。随着大坝的决堤,本已经阻挡住的大量蓄水顷刻间如虹倾泄,绝对是下游所有百姓的噩梦。于是古代的人民在第一道防线之后就设置了第二道防线(当然对于更多的古代城市来说是第一道防洪线)—护城河和防洪堤。

一般而言,护城河都有独立的引水源头,保证干旱时期的城市居民用水和活水来源;其又连接着城内的雨污排水系统,集排水、排污于一体,最后用人工渠道引入江河湖泊,这种功能和如今贯穿城市的主河流,支河道并无多大区别。而在护城河之外,有些资源丰富,条件充足的古城亦会修建一道土墙防洪堤,这类防洪堤一般来说会距主城比较远,一是为了给洪水来临时的人民争取足够的时间,二则是为了保护城边的庄稼不受洪灾,当然这些防洪措施都建立在水量尚还能在防洪提和护城河的控制之内,一旦防洪提和护城河都无法阻挡了,那么对于城内的百姓来说,就只有逃跑避难一条路,这个时候城墙就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三,城墙与分洪

对于更多人来说,城墙的印象或许还只是停留在战时防守上,其实不只是城墙,就我们所熟知用来诱敌坑杀的瓮城,以及上文所提及的防洪堤和护城河,除了作为军事工程以外,其实对于防洪救灾来说,同样都有着巨大的作用。

在连护城河都挡不住的洪涝面前,城墙几乎成为了为百姓争取逃离时间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且有些城墙为了需要也都设有分洪泄口,当城内雨量过大的或者洪水涌进城内时,则开启泄水闸排水。泄水闸肯定是开在全城地势最低处,然后用一条排水渠引到拥有极大蓄水能力的洼地,缓解甚至完全解决灾情。比如北宋东京,因为地处水流汇集之地,所以极易引发洪灾,故而便在横穿城市的汴河上修建了多座泄水闸,辅以城内的排水系统,将多余的洪水排入涡河或者白沟。

关于洪灾,除了我们时常可以在历史书中见到诸如“大水入城”,“平地水深丈余”,“飘居民不可胜数”,“坏官私庐舍”等词以外,甚至在各民族的神话传说中,比如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印度等文明中都有着洪水惩戒世人的故事,相较于其他自然条件,洪灾更容易发生是所有人对其的极其恐惧原因之一,所以从古至今,对于如何抵抗洪灾以及修建抗灾工程就是一件利千年而不衰的事。

当然回到古代和当代的抗洪工程对比来说,毋庸置疑的是在科技发达,资源的丰富的当下肯定是远比古时代强不少的。有人问到古代内的城市排水和当代的排水系统相比呢?古代城市排水当然基本只能借助明沟排洪,这在如今很多条件简陋的乡下农村我们都可以见到,就是一条条不过四五十公分宽的水沟,然后汇集到更大的水沟或者河流,其抗洪能力当然不及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排水管。

城市排水系统如果要对比排洪能力的强弱,说白了除了对比排洪管道的大小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更重要的事了。谣传青岛德国下水道一百年无洪水的德吹新闻,真相也不过是人家在当年德国区修建了巨大的水下排洪管道,然后将一切水流都引到华人区罢了,说白了就是牺牲华人保洋人,按照这个逻辑,地处水域汇集之地的武汉也完全可以不顾下游这么干,也就不会三翻五次的闹洪灾了。不过除了将排洪管道修大以外,如今流行的雨污分流对于排洪同样有着巨大的作用。污水难免夹杂着许多大颗粒不可名状的物质,在洪水中是极易堵塞管道和井口的,而雨污分流就保证了不管如何,雨水管道的排洪能力不会降低,同时其实也就是增大了城市地下排水系统。

总结:古城排洪VS现代城市排洪

只是不管古代还是当代,一旦河域、湖泊、湿地等都来不及泄洪蓄水,那么城市排水系统再强也都是白搭了,所以在真正的洪灾面前,去对比城市排水系统意义并不大。在最近的报道中有媒体披露了武汉为了发展建设而将城内的大量湖泊填湖筑房,虽然不能说没有这些填湖,就不会发生洪灾,但是如果没有这些填湖,洪灾不会如今这么严重是毋庸置疑的。

对于某些人在网络上说“洪灾”的原因是因为破坏自然,其实相对于古代,我们的第一道防线—大型水利系统和河道在控制洪灾阀值上是有着不可置疑的增强的;但是我们的城市为了让大家的高楼大厦更加坚实,为了交通更加舒适,不得不对整个地面进行硬化,这使得城市本身对于洪水的吸收能力大幅下降,再加上湿地和湖泊的破坏,一旦洪涝,形势势必更加严峻。

我们还没富足到说去工业化和去钢筋水泥的程度,这一切都是双刃剑,但是如何在其中取舍,已经成为了当代社会最为重视的问题,而诸如武汉等极易发生水灾的城市,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下次洪涝也不过是时间的事。但是妥善更好要解决城市抗洪问题,远远不只是一城之事。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头条号 / 三观粉碎机

链接:http://toutiao.com/i6305698034516754946/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