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任何一位中国人肯定都听到过一首旋律非常雄壮,激昂,带着热血的曲子,当然如果叫我仅用文字去描述的话,也许并不能提供非常确切的答案,因为很多人可能会从“只要中国人就肯定听过”又是“热血,激昂”中推测可能是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只是这篇文章我们要说的显然并不是它。

可是如果不是《义勇军进行曲》,哪又会是什么样的曲子是全国人都听过的呢?回忆一下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甚至大学,每次开运动会的时候,甚至有些学校晨跑的时候,升国旗之前的那首集合曲子的时候,更夸张的是单位开会,各种优秀青年的颁奖仪式,政府机关部门的集体活动,你是不是听到的几乎都是同一首曲子?但是你却从来不知道它叫做什么?它是否有歌词?那么我现在告诉你,这首曲子叫做《运动员进行曲》,它不仅有歌词,它同样伴随着我国的体育事业,特别是作为国球的兵乓球,一路从坎坷发展到如今的世界体育大国。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首全中国播放量最高(出场率绝对比国歌还高)的曲子背后的故事。

现代奥运会作为当前世界上最知名的体育盛会,从1898年第一届雅典奥运会开始直到今年的第三十一届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其四年一届的传统相信无人不知,但是就算国际上再约定成俗的事情也会因为一件缘由而遭到破坏,那就是战争。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自1936年柏林奥运会之后,整个世界便陷入了疯狂的炮火中,奥运会也自然停止了。直到1947年才在各界体育人士和国际奥委会的努力下决定重新启动现代奥运会,并在当年6月份从9个申办国中选取芬兰的赫尔辛基作为承办1952年第十五届奥运会。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由于历史原因,虽然等到1952年的时候新中国已然成立,但是在国际上这个崭新的生命体并没有多大的权威,甚至遭到了许多国家的不认同,所以由于种种因素的阻挠,直到离赫尔辛基奥运会开幕只差几个小时的时候兼管全国体育工作的团中央书记荣高棠才收到国际奥委会发给新中国的邀请电报。去?还是不去呢?这成为了摆在新中国面前一个似乎非去不可的选择。


在奥运会上升起五星红旗就是胜利—周恩来

只是由于实在太晚,再加上交通不便,多次转飞机等原因,等到中国代表团到达赫尔辛基的时候,离奥运会结束都只有五天时间了。除了游泳运动员吴传玉赶上了一场比赛以外,其余都只能坐在场中观看别人的复赛了。当然,对于当时的新中国来说,第一次参加如此庞大的国际性会议,这本身便是一场胜利,要知道因为国际奥委会接受了新中国的加入申请,台湾代表队以直接退赛回家表示抗议。而当时同样首次参赛的苏联队,拿下22金,30银,19铜高居奖牌榜第二的壮举给了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新中国一剂不可多得的榜样。于是在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支持下,振兴中国体育成为了新中国的头等大事之一。

“一定要想办法!我们光是由群众团体管体育,太弱了。我正在打报告,要求中央批准成立一个政府部门把体育管起来” —荣高棠

但是对于国家这样一个庞大的机器来说,体育的崛起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时期,虽然在当时新中国的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了对外体育交往能在处理国际关系中起到出其不意,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除了容国团在1959年第二十五届世界兵乓球锦标赛上拿下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外,其他的体育项目能够有建树的少之又少,而随着乒乓球的崛起,著名的“乒乓外交”开始在国家领导人心中酝酿而开。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71年中国、朝鲜、埃及、日本、毛里求斯和尼泊尔的乒乓球协会决定共同发起洲际乒乓球邀请赛,地点就定在11月2日至14日的北京。作为一项有着51个国家和地区参赛的国球比赛,政府当然是异常关心的,特别是其背后更肩负了友好外交的使命。于是上级便打算为这次运动会特意谱写一曲能够表达运动健儿精神风貌的新曲,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便接到了这个任务,曲名就叫做《运动员进行曲》。

作为一项不容有失的任务,军乐团的领导人自然是非常重视,马上便组织了七八位音乐家分别谱曲,然后汇在一起评比,最终的结果是吴光锐在作品的主旋律上得优胜出。但是精益求精的团队领导对这首新曲子并不是很满意,于是又委派了贾双和李明秀两位专业的创作人连通吴光锐一起将曲子再次进行创作和完善。为了更好的表达体育和运动员之间的联系,三位创作人不仅长时间的待在体育场边上观摩运动员的比赛,同他们进行交流,还找来国外的同类歌曲不断的进行对比修改,力求达到完美的效果。


而最终,吴光锐、贾双和李明秀三位创作人所共同谱写的《运动员进行曲》成为了当时运动员进场时的背景音乐,一时便火遍大江南,其激昂的旋律和隐隐而露的飒爽英姿,让那时许多只能用收音机收听运动盛况的人民由内而发的激动起来。于是自上而下,《运动员进行曲》成为了国内所有体育相关盛会的必放背景音乐,同时,它也见证了我国体育事件的从个别到全民,从全民到强盛。

本文首发今日头条签约原创号“三观粉碎机”,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