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江山和美人的故事,一直以来便是各种文学载体乐于描绘的对象,比如众所周知李太白的七绝组诗《清平调词三首》其二,“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借用了汉成帝刘骜和其皇后赵宜主的典故来表达杨玉怀受于唐玄宗李隆基的恩宠。再比如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与褒姒、明宪宗朱见深与其至爱万贵妃,都是各种影视剧本以及民间诗词小说中的常客。诚然,对于他们的非议,我们有太多太多的立场去评判爱江山还是更爱美人这个千古话题,只是对于当事人来说,他们生于帝王贵胄,手握千军万马,所图的也不过是博至爱一乐,也是应了那句话,“在爱人面前,哪怕你是天子真龙,也愿把自己打点的卑微些。”

于是,我们便可以理解,戏文里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的决绝之心,也可以明白沈园中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的悲痛之情;如果世间万物都可以等价计算成黄金白银,却非要找出一件比“江山万里,天子门生”还要贵重的东西,恐怕也只有爱情二字了吧。而文化有涯,爱情无界,更是其他事物所不能比拟的特性,以至于古往今来关于君王、江山、爱情和美人故事总能成为民间歌颂的对象,如果这位君王还是千古伟大的君王,更是流芳后世,一段佳话。这样的君王,中国历代并不算多,但是在印度次大陆的古代王国马拉塔帝国就存在着一位。

当然,严格的来说他并不是君王,而是一名沙胡时代后的佩什瓦(宰相),大致相当于日本幕府时代的将军。佩什瓦拥有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在马拉塔帝国的后沙胡时代,因为某些原因却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帝国第一人。而我们的主角就是一名马拉塔帝国实际意义上的统治者佩什瓦,被英国陆军军官蒙哥马利誉为“印度有史以来最好的骑兵指挥者”,“印度史上真正的战神”—巴吉利奥。


据印度史记载,巴吉利奥生于1700年,他自然跟其他“君王”一样,一出生便注定要接管这个在莫卧儿王朝下危如累卵的帝国。 因为他那拥有着印度最高社会地位种姓婆罗门的父亲巴拉吉就是马拉塔帝国贾特拉帕蒂沙胡第一任佩什瓦,也是当时帝国的实际军事统治者。所以当巴拉吉去世的时候,他便以20岁的年龄继任了佩什瓦一职。

当然,作为印度史上据称一生41场战争从无败绩的战神,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个军事天才会因为仅仅20岁的年龄而管不住这个国家。虽然他在继承佩什瓦之位的时候受到了其他大臣的质疑,但随着他在战场上的不断凯旋,渐渐的便成为了这个国家真正的核心和实际统治者。也正是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神勇无双,想依靠印度北部而一统整个印度的君王(如果不是最后由于欧洲侵略者的介入,马拉塔帝国与莫卧儿的输赢未尝不可改写),其最让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地区所津津乐道的不是他的丰功伟绩,而是那段和第二任妻子玛丝塔尼之间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这个,则要从他29岁的时候说起。


说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要了解的是巴吉利奥的马拉塔帝国始建于17世纪末的印度,是由雄霸波斯高原和南亚地区的莫卧儿王朝(伊斯兰教)国力衰退时分裂而出的一个印度次大陆帝国,信奉印度教(宗教原因也是印度自古战乱纷争的缘由之一)。身为拉其普特人的玛丝塔尼是德尔坎德的国王查图萨尔的女儿(也有历史学家怀疑并不是真正的公主,这和文成公主差不多,政治目的封为公主)。德尔坎德作为反抗莫卧儿王朝大统一的独立王国,被莫卧儿王朝著名的暴君奥郎则布视为眼中钉,并于1728年软禁于自己的王宫之内。在查图萨尔的求助下,1729年三月,南征北战的巴吉利奥和他的弟弟(琪玛吉)在马尔瓦击败了莫卧儿王朝的军队后旋即转战德尔坎德,并成功解救查图萨尔,恢复了其国王之位。为此,基于报答巴吉利奥救国之恩,查图萨尔国王不仅给予了他自己三分之一的土地、33万卢比的金币、一座钻石矿山、同时也将自己的女儿玛丝塔尼嫁给了他。由此可见,虽然后来历史的主角是公主玛丝塔尼,但是巴吉利奥作为一名政治家和统治者,其一开始真正的目的还是黄金和国土,只是之后的历史发展,却令人开始对这位君王对于感情的执着刮目相看。

在战场上,巴吉利奥依旧是战无不胜的马拉塔帝国佩什瓦;在他的宫殿里,他有着一位美丽贤惠,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而玛丝塔尼却因为是穆斯林的关系,在印度宗教信仰之间森严的制度下,只能被马拉塔人称为巴吉利奥的情妇或者妃子。然而,精于剑术和骑术的女子,又集妙曼的舞姿与婉转的歌喉,玛丝塔尼用她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迅速地让丰神俊朗的巴吉利奥堕入了爱河,这位印度史上从无败绩的战神在爱情面前,也开始卑微起来。虽然不同于唐玄宗的“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不同于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但是巴吉利奥却把自己全部的心都给了玛丝塔尼。起先,巴吉利奥的母亲和弟弟琪玛吉因为玛丝塔尼的宗教拒绝给其合法化的妻子身份,恐其玷污自己婆罗门家族的名声,并软禁过玛丝塔尼,为此巴吉利奥便仿泰姬陵为其修建了专属的宫殿(玛丝塔尼宫)。

1734年,巴吉利奥和玛丝塔尼的爱情结晶降临到了世上,取名克里须那。巴吉利奥为了让两个人的孩子拥有更加良好的成长环境,欲将其引纳为婆罗门,但是此事必须要经过印度教祭司的特殊仪式赐福。在印度严格的宗教制度下,即使身为佩什瓦,他的要求依旧被祭司们拒绝了,克里须那无法得到任何的祝福。身为丈夫,他对玛丝塔尼的爱远远的超过了他自己的妻子喀希;身为父亲,克里须那是他和自己最爱女人的结精,爱屋及乌,也成了自己最爱的孩子,他有义务和责任给他一个高贵的婆罗门姓;身为佩什瓦,他是这个国家的守护神,除了爱情光辉下的玛丝塔尼能征服他以外,全印度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卑微,即使是一直高高在上,印度人永远都不会忤逆的宗教制度。不久,克里须那被他赐名为沙姆谢尔·巴沙杜尔,并赠送了自己班达和卡尔皮的领地。

对于我们所熟悉的那些江山与美人,巴吉利奥把一生的鲜血都献给了马拉塔帝国,从不敢怠慢任何意图对马拉塔不轨的军事行动。但是他同样把自己所有爱都给了玛丝塔尼,他溺爱,他宠幸,他为她任性,为她拔刀,为她震怒,也为她怜悯。或许不同于我们耳熟能详的历史,他没有让她拥有无上权力,没有成为压过原配妻子喀希,独掌“后宫”,甚至玛丝塔尼并没有因为佩什瓦的爱而受到别人的尊重,地位的改变,但是在宗教制度如此严格的印度,巴吉利奥的所作所为,依旧证明了她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最愿意同一切去抗争的爱情。

只是令人唏嘘的是,1740年4月28号,巴吉利奥在巡视期间突然中暑身亡,闻讯后的玛丝塔尼也一同自杀殉情。历史上玛丝塔尼没有留下过多的资料,只有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地区世代相传的爱情故事和那个爱她如痴的男人。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