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四川保路同志会”会长蒲殿俊听闻外面有着数万成都的老百姓在总督衙门口为自己,包括罗纶、张澜、邓孝可、颜楷等公会首脑请愿,要求放人的同时意预阻止清廷把川汉铁路卖给英、美、法、德四国银行。我想他们一定会非常懊悔今早被四川总督赵尔丰诱骗软禁,特别是听闻外面赵尔丰居然敢当场下令清兵屠杀成都请愿百姓(数据显示为30余民众身亡),蒲殿俊所有的不满和愤怒都化做了对清廷这个当朝政府黑暗的认知。历史上记载的这天是宣统三年,既1911年9月5日,史称“成都血案”。

"向外国借款修路之事,断不可为。"—蒲殿俊

而下令屠杀的赵尔丰也万万没有想到,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仗着四川总都的身份,背后是泱泱大清王朝,不过是杀几十个闹事的小老百姓而已,也本着威慑的作用,不想最后却提前结束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寿命,并且置自己于必死之路。

“赵督未允代表,众即言辞激烈,赵督当场喝令狙击”。

在“成都血案”之前,是赫赫有名的“保路运动”,是四川百姓不满清政府强行把川汉铁路私营转为国有,不满邮传部尚书盛宣怀把侵吞的百姓资产拿去炒橡胶股票,亏空之后又准备用川汉铁路抵资四国银行,这显然引起了所有川人的愤怒。于是即在当天案发之后,有同盟会会员便将消息传至各界,在相关首脑的带领下以及各地百姓的支持开始围攻四川省会成都,大有不善摆干休之势。而仅仅一个月后,对中国来说有着划时代意义的辛亥革命第一枪—武昌起义由此打响。之后的事,清王朝的倒台已如一江之水顺势不逆,成都血案的罪魁祸首赵尔丰也在同年12月戏剧性的被军政部长尹昌衡问罪斩首于成都皇城“明远楼”。

“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的。”—孙中山

由此可见“保路运动”在我国近代史上的地位之重。当然,关于“保路运动”,这是我们在历史课本中就学过的内容,虽然至今有着众说纷纭的缘由,但是在当时而言是失败了的,因为川汉铁路最终在民国初年是国有化了。不过从更加广义的讲,“保路运动”是非常成功的一场运动,因为它不仅收获了意外之喜,提前促成了武昌起义,最后川汉铁路还是修成了,虽然它的时候晚了一百多年。

我们都知道有句话叫做“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话虽然可能在清末的时候清廷没有非常明白的认知,但是在现在的中国,随着高速公路,铁路动车等快速发展,已经成了一个毫无疑问,并充分用实践来证明了的真理。所以虽然那会清廷常常会做着拿铁路运营权做资本抵押给外国借款的事,但也充分意识到了中国还是得有几条路的。所以1903年,时任四川总督的锡良任提出了修建进川铁路,并成立“官办川汉铁路公司”,要让这“蜀道难”成为之后“天府之国”的计划。

于是1909年,经过日本工程师的建议以及我国著名铁路工程师陆耀廷、胡栋朝的现场调研,再加上我国近代工程铁路专家,中国首位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的补充说明,满清政府终于确定了“川汉铁路”的整个路线段,共分四段,意预从湖北大开进川之门(“成都府-重庆府,重庆府-夔州府,夔州府-宜昌府,宜昌府-汉口埠”)。并由詹天佑任总工程师,颜德庆为副总工程师。同年12月,首段宜夔铁路(宜昌府-夔州府)在湖北宜昌东湖正式开工。

之后便是上文所提及的“保路运动”,清末朝廷动荡,外强入侵,而起初成立的“官办川汉铁路公司”也经过了官绅合办,商办,最后又收归国有,最终引发了1911年的“保路运动”,次年四川自治,川汉铁路也自然便停工了。

虽然因为革命的原因,川汉铁路不得不中断,但是不管是对于政府而言,还是四川百姓来说,川汉铁路始终是一条不得不修的入蜀之路。所以当中国再次进入一统(北洋军阀)时代的时候,川汉铁路就被提上的议程。1914年,詹天佑出任北洋政府交通部的“汉粤川铁路督办”,并组建工程测量队伍对川汉铁路的四川段再次进行了测绘和调研。并在次年完成勘测,并提出了最后的路线计划,命名为国有川汉铁路。只是非常的可惜的是,仅仅三年后,川汉铁路再次不得不因为经济和政治原因停工。

成都-简州(简阳)-资阳-资州(资中)-内江-隆昌-荣昌-永川-江津-重庆-长寿-垫江-梁山(梁平)-开县-小江(云阳)-夔州(今奉节)-巫山-巴东-归州(秭归)-宜昌-河溶-建阳-杨家洚-皂市-应城-汉口 —詹天佑“国有川汉铁路”

实际上对于川汉铁路来说,我们撇开当初“保路运动”的初衷,仅以中国工程师之力,根本不可能完成川汉铁路,因为这条在山峡高山峡谷之间穿梭的铁路实在是太难太难了,以至于从1903年到最后2014年7月1日宜万铁路正式通车,足足经过了111年时间。两年前通车的宜万铁路是当今世界上修建路线最复杂,隧道总长全国之最,风险系数最高的一条铁路,其单位造价甚至高于被喻为天路的“青藏铁路”两倍之多。“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并不是仅从课本上说说的而已。

不过当初詹天佑在确定最终路线的时候是选择性的剔除了诸如万县有些比较难的施工段的,毕竟工程勘察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保证施工顺利。可惜的是,在1917年川汉铁路停工后的两年,中国铁路之父就在遗憾中去世了,詹天佑和他的川汉铁路成为了所有川人的心头之痛。到了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出台“五年建设近期计划”,铁路毅然是重中之重。其中就包括了川汉铁路。

其实对于川汉铁路来说,即使和平年代要想修筑川汉铁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是那个动荡的时代。所以南京政府虽然提出了“五年建设近期计划”这一方案,但是川汉铁路依旧长期停滞,加上川内的军阀混战,更是直接借修路之口,吞了造路之金,为自己扩充军饷。不过大家也都意识到川汉铁路的重要性,所以虽然一直修修挺挺的,但是历任四川总督都是积极向当时的中央政府建议恢复工程的。比如成渝段的修筑,就经过1932年、1934年两次申请,并得到当时汪精卫政府的支持和投资,只是全面抗战爆发后,于1941年全线停工了。

抗战胜利后,川汉铁路各段又开始了陆续的施工,不管是国民政府还是解放后的中央政府,都大力的支持川汉铁路的建成。其中刘伯承,邓小平等出身川蜀的中国领导人更是给予了最终的肯定,于是从1950年4月成渝段复测开始,关于这条命运多舛的铁路来说,终于可以看到一个光明的未来。而该段,也正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修筑的第一条铁路干线,为我国未来的铁路建设打上了标志性的符号。

川汉铁路几经风波和路线修改,耗费了共和国前前后后无数的财力物力人力,最后的宜万段更是困难重重,前铁道部长刘志军的坚持打通,也让这条路成为了世界隧道铁路之最,世界铁路桥梁墩高之最。

当然,川汉铁路修筑百年,其实至今还不能算最初的所定的“川汉铁路”,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进川之路已经有着数条大道,再去坚持修完原定“川汉铁路”已经根本没有意义了,我们要的是更经济和实惠的修筑路线,这都必须要重新的勘测绘制。只是“川汉铁路”,作为中国人的“铁路之梦”,其象征的意义,以某种程度而言,已经不单单只是一条进川之路而已。

作者:头条号 / 三观粉碎机

链接:http://toutiao.com/i6296426020689936897/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