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的科技,几乎无所不能的科学。我们都知道,在短短的100年时间里,人类社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可以从实际生活中感受到的一切,同100年前已经是云泥之别。甚至在当代,手机每年的CPU更新,都会令前一代的产品黯然失色;最新战机的每次提速,都建立在原本达到当代科技极致的基础上。更有预言者,已经料定20年后今天的生产力总量,已经可以达到之前自人类活动以来所有生产量的总和。

等等,先不要高兴,你是否认真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科技越发达,人类对于科技的依赖就越大,随之而来的是我们如果要维持高科技的生活方式,是不是意味着必须更加努力地学习和工作?”那么这一切,俨然变成了整个科技时代的骗局。或许这个结论非常令人惊讶,科学进步是好事,怎么变成骗局了呢?接下来我就告诉你这个史上最大骗局是怎么运行的。


早在200万年前的东非,科学家们已经在化石中找到了类人生物的踪迹,他们如同当代人一样,有着亲情,有着爱情,并且具有团结的意识,那时候的他们,已经被划分到了人类的范畴。然而在长达200万年的时间里,这些人类的生活方式依旧是靠采摘各种野果以及最原始的打猎为生。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任何烦恼的,基本上过着这顿吃饱就不用思考下顿,羊肉如果能吃饱就不会看到牛也想抓来尝一尝的生活。

直到大约1万年前,那个时候的智人已经基本消灭了其他人种,比如直立人、匠人、尼安德特人以及鲁道夫人。智人成为了地球上智商最高的物种,也是潜力最大的物种,虽然那个时候的他们尚未站上地球霸主的地位。但是他们已经在渐渐的改变世界了,这个改变最大的一方面就是原本只是摘摘水果打打猎的智人居然变成了知道种果树和豢养家畜的新智人。虽然后世的考古学家对于智人怎么从采集社会跨入农业社会的争议非常大(是物种先被驯服才有的固定集体部落还是先有某种固定的集体部落才去驯服物种),但是他们真的慢慢从散居动物变成了集体动物,然后过上了自以为比以前丰富多彩的生活。这个时候的智人,如果被一群CCTV记者采访:请问你幸福么?他一定满口黄牙的说:&**¥%(我也听不懂,反正就是很幸福的意思)

这是农业革命,随后而来的历史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公元前3100年,尼罗河谷被法老王统一,埃及王朝横空出世。大约又过了近一千年,萨尔贡大帝建立了阿卡德帝国。紧接着巴比伦,波斯以及殷商变成了这个世上人口聚集最大的地方。没错,这个时候的智人早就消灭了其他人种,他们过上了有衣服穿,有珠宝戴,有美酒喝,有烤肉吃的时代。如果叫他们放下手中的筷子,刀子,酒肉香色再回到饿了摘摘野果,有着羊肉吃羊肉,没有牛肉就不吃的日子,他们一定不答应。这个时候的智人,如果被一群CCTV记者采访:请问你幸福么?他一定满口黄牙的说:幸福是还幸福,但是也有许多烦恼。 这些烦恼来自显而易见的事情,比如说战争,比如说为了种更多庄稼和养更多牛羊,甚至随着生活水平提高而来的高出生率,抚养婴儿的负担。

以第一次工业革命为划分奇点的科学革命把智人,也就是现在的我们瞬间拉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不用再过多累赘的描述,单只问一句,如果现在有个CCTV记者站你面前问你,你幸福么?你一定会满口洁白的牙齿在思考之后慎重地回答。但是这里且不论你答案是幸福与否,因为如今的科技是200万年前的几何倍,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同样是之前的几何倍。在100个智人里面,回答幸福的人数我想不会比200万年前的采集时代,1万年前的农业时代更加的多。

这里有一个明显的误区就是,我们之前一直以生产力来衡量时代的好坏,然而当我们用单位幸福感去衡量时代的好坏的时候,就发现了前文所说的骗局。而且这个骗局是不可逆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假设你用惯了苹果手机,让你用个1000块的安卓机你都不愿意,更何况让你用回非智能机甚至是脱离手机呢?如果我们把全世界的生产力按平均划分成一个人的话,那么他要使用更加昂贵的手机,自然就要付出更多的劳动力,平添更多的烦恼。

这里有一个明显的误区就是,我们之前一直以生产力来衡量时代的好坏,然而当我们用单位幸福感去衡量时代的好坏的时候,就发现了前文所说的骗局。而且这个骗局是不可逆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假设你用惯了苹果手机,让你用个1000块的安卓机你都不愿意,更何况让你用回非智能机甚至是脱离手机呢?如果我们把全世界的生产力按平均划分成一个人的话,那么他要使用更加昂贵的手机,自然就要付出更多的劳动力,平添更多的烦恼。

展开全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