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说到戏曲,或许对于年轻一代来讲,除了作为我国遗传文化每年春晚时候必上的几大曲种轮番登场以外,还能够道出个子丑寅卯来的确实也没有几人。而作为至今还活跃于大江南北的私人戏台班子来说,生存状况更是堪忧,哪怕是庙会例行请班子热场保风调雨顺之时,台下坐着的也仅是些古稀耄耋,鲜有花信桃李。

当然,毕竟是作为拥有千年历史的艺术形式,虽然看似不可避免的在如今多元文化的冲击下出现了断层,但有其票友戏粉的强大基数存在,若说杞人忧天,未免是过于早了些。但是,这仅仅只相对于舞台更加华丽、成本愈加庞大、人才前仆后继的真人类表演戏曲,在我们所遗忘的角落里,一只戏箱正静静地摆在仓库的最角落,上面积满了灰尘,就连原本精致巧妙的铜锁扣,也呈现出一番破旧之感。吱呀~年久失落的转轴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用的上的一天,苦力支撑下慢慢地转动着,却还是发出了岁月的叹息。打开戏箱,右边是一套套折叠整齐的精美华服,看着袖口的尺寸,当是不大;而左边是一个个约摸六七十公分高的木偶小人,小人身体只是用松木大概雕了个轮廓,毕竟上台时遮掩在戏服之下,倒不必多少精致;剩下的四肢都用布条斜接,各套着双手双脚,保证了其灵活;但若要说精妙,可见木偶双手之处拇指与其余四指头分开雕刻,于掌背留有一穿线孔,这是木偶演员为了配合剧本中的拿剑提枪、策马饮酒所特制的手掌;除此之外,还有那一个个精雕细琢,粉面红唇的木偶头,是的,在提线木偶中,这木偶头原本的设计便是可与身体拆卸,这样只需要更换头部便随之角色转换,不仅节约了身体的制作成本,更让整个木偶的肢体动作越加的灵活,遇上些特定的角色,班主则会刻一个可自由控制嘴部开合的木偶头来增加整剧的特色,不同的剧本自然也可以随便的更换戏服或者只是更换头部便快速的重新投入演出之中,而这样组合的一个提线木偶戏台班子,却只需两个操控兼演唱者(一男一女,多为夫妻),两三个后台便可唱那整场的大戏。

提线木偶,我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木偶戏里的一种,又称悬丝木偶,旧时还作悬丝傀儡。在专业的木偶戏名词里面,上文所提及的木偶头既称之偶头、身子为笼腹,余下的便是四肢、提线和勾牌组成。其中提线便是连接木偶与勾牌之间的牵线,艺人一手持勾牌,一手挑动提线,而提线一般为3尺上下,著名的泉州提线木偶更可达到6尺,虽然越长的提线对于整个舞台的背景效果有着更大的扩展性,表现力也增强不少,但是对于操控着来说,不管是难度还是手腕的力度,绝非是一朝一夕可练就的。

提线木偶提线木偶,其精髓自然便是在一根细细的提线之上,提线的长度更多是对艺人腕力的考验,而一个高超的提线木偶戏艺人其核心技艺除了不言而喻的除了基本唱功以外,便由可控的提线数所决定。在半农半艺(既农忙时劳作,缝节过年便担着戏箱各地表演)的木偶戏艺人手中(又称线戏,小戏、线吼、线胡、线猴等名,因合阳县线戏最为出名,再作合阳线戏),基本提线为五至七条,可做提、拨、勾、挑、扭、抢、闪、摇等八种技法来渲染木偶演员的动作。当然遇上些有着特殊动作的角色,提线可增至十三条。而提线木偶戏中的代表,泉州提线木偶(又称“嘉礼戏”),其提线的基础便为16 条,做特技时可增加至恐怖的三十余条,由专业的提线艺人表演而来,其动作细腻传神,灵巧多变,再配上那老艺人嗓内千秋的精绝唱功,令初见者瞪目结舌,赞叹不已。

只是关于提线木偶戏其具体的产生历史以及年份,至今并无非常确切的一个时期,主要是说其集中却不集中,要说其分散却呈现集中的一个分布状态。在北方,合阳线戏一家独大,流行于陕西、山西、河南交汇的关中东府地区;而在南方,自然以泉州嘉礼戏为主,流行于闽浙地区,而后部分散于长三角的几个省份,比如江赣。各地都有不同时间的出土文物,若要追述其最早的时间,可至秦时,而后公认观点是“源于汉,兴于唐”,这和木偶戏的发展如出一辙,只是木偶戏还包括托棍木偶、杖头木偶、布袋木偶等等。

当然了,提线木偶仅是一个载体,其背后真正的文化内涵是各地独特发展的戏曲唱腔,这对于我国的文化研究自然有着重大的艺术价值,也不是笔者一人可以梳理清楚的。只是相对于真人舞台戏来说,提线木偶本就是小规模小舞台的一种戏,旧时的人们又只有戏曲这一种表演艺术。地处偏远山区的农村,真人戏班懒了去的,还有经济不足以请真人的,小而美要求又低,方便快捷的提线木偶戏便成了许多村落的不二选择。而随着经济发展,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这些表演艺术家了。

也说是戏如人生,说戏如戏,没有人会料到随着时代的发展,终有一天这些传统艺术会在愈加丰富和现代化的社会冲击下岌岌可危。一方面我们去敬重那些老艺术家们,而另一方面笔者倒觉得我们更应该正常态的去看待这些消失或者即将消逝的传统艺术,它们仅是过客,并不是文明的终点。

展开全文
推荐